鹿野悠

稍微有点黯淡却又有点耀眼的光。

【翔润竹马】24H life(1-end)

声を聴かせて:

赶上生贺的末班车 @·凹凹凹凹· 




恭喜凹凹喜提翻糖刀




吃不饱的仓鼠和他的专属料理职人




有你们想要的酱酱酿酿




生日快乐呀我的小可爱,考试也加油,我在千里之外的另一个考场和你脑电波对答案,基本状元预定了,没什么可紧张。




愿有岁月可回首

【KK】默契

火车已与世界脱节:

*短篇现实向,感觉算甜的


 


-别呆在水里了,来岸上吧。


-……在岸上走路、很痛。


-那我就抱着你走。


-但是我想自己走。


-那我就穿上里面有钉子和刀片的鞋陪你一起走。


 


 


堂本刚觉得自己是一条鱼。一条生活在陆地上的、周身围绕着一层水做的茧的鱼。


世界的一切在他眼中都夸张、失真、扭曲的不成样子,他看不清、摸不到、听不见。那些包围着他的水给了他安全感、隔绝了一切、也终成为了禁锢。


他的身体侧躺着蜷缩在床上,心却毫无着落像是漂浮在水中,自如地、潇洒地、寂寞地游荡在水中。他聆听着客厅里钟表的滴答声,那些尖利又无趣的响动渐渐与心头滴落的水滴声合为一体。


四周安静到快要让他窒息了。


从小到大发生的事情林林总总点点滴滴、走马灯一般从他眼前掠过,他出神地看着,却同时眼神放空仿佛没有看向任何地方。


开门的声音将他惊醒,他眨了眨眼睛,虚幻的景色渐渐凝结清晰,他无声地轻叹却没有起身。外面窸窸窣窣的响声给房间里添了一丝幽魂似的烟火气,一直漂浮着的心脏忽悠悠地下坠了一段,然后又慢慢地停在了半空中。


还不行。


被子被人掀开,温暖的身躯靠了上来,那是他的工作伙伴,也是他的恋人。他带着工作后的疲惫来到了自己身旁。


隔着那一层水做的茧将自己拥抱。


“躺了一天了?”


堂本光一轻柔地捏了捏堂本刚的手臂。他从来都不会问“感觉怎么样”这种问题,因为他知道他的恋人感觉绝不会好。


就算好,也是骗人的。


“……”堂本刚在心里低低地应了一声。


两个人安静地躺了一会儿,沉稳的心跳代替了无聊又让人心慌的钟表声,堂本刚出神地听了一会儿突然开口,声音中带着久不使用喉咙造成的难免的沙哑:“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?”


堂本光一茫然地半张着嘴,却又听他说:“不过你的心已经告诉我了。”


“嗯。”他放松了身体眯起眼睛问,“我的心说什么了?”


“它说……”堂本刚盯着他胸口T恤的布料,认认真真地看进了纹理中,梦呓一般喃喃道,“它说,别哭,我知道你很难过……”


堂本光一手臂一紧。他的恋人没有哭,这是很明显的事情。


但是他的心在哭。


他总是这样,独自消化着巨大的悲伤,微笑着、淡然面对坎坷的前路,却把那些不容易都化成眼泪流进心里。


天知道那有多疼。


堂本光一轻轻在他额前亲了一下柔声问:“那现在我又在说什么?”


感受到恋人温柔的话题转移,堂本刚在他的茧里面甩甩尾巴,勇敢地对上了他的目光小声却清晰地说:“在说爱我。”


堂本光一头一次遇到这种话题没有羞涩,他伸出手像是想要挽起堂本刚脸侧的长发,却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早已将它们剪去剃短,自己只能摸到毛茸茸的头发茬。手指在空中有些尴尬地互相搓了搓,随后又镇定地落到他颊边。


“对。”他低笑着自己的笨拙,温柔又郑重地说,“我爱你。”


堂本刚早已记不清他有多久没有说爱自己了,亦或是……他从来都不曾在这种私人时间如此清楚地表达过爱意……?


只一瞬、眼睛就酸涩起来。他的恋人很体贴地装作看不见他的失态和动摇将他拥进怀里,没有试图安慰也没有想要很浪漫地吻去那些水汽。他知道,那是多余的浪漫,这个时候的他们并不需要。


“今天我躺了一天。”堂本刚回到了第一个话题。


“我知道。”堂本光一轻轻揉搓着他的后脑含着笑意低声说,“你刚刚回答过我了。”


堂本刚感觉到自己的恋人在试图撕开那层茧来到自己身边。


突然一股恐慌蔓延开来。茧要是破了,水就流光了。水流光了,自己就会死。


不能让他进来。


“光一。”他低低地唤了一声,“其实我不是特别难过。”


“嗯。”


他像个孩子似的慌乱地试图解释,即使那孩子的脸上还挂着新鲜的泪珠子。


“我只是……有点茫然。”


堂本光一停顿了一刻。


就像他从不会问“感觉如何”一样,他也不会对堂本刚说“一切都会好的”。这种话,苍白又无力,带着一点儿能让人更加绝望的、渺茫的、没什么可能实现的希望。


他永远都不会这样做的。


他只会说:


“无论如何,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,我都陪着你。”


“哗啦”一声水响,茧子被撕裂,勇敢的王子在水流干之前将快要窒息的恋人紧紧地搂在怀里。


“来岸上吧。”他搂着堂本刚轻柔地哄着,“我们一起走。”


堂本刚曾经不止一次对他说过,他觉得自己像一条鱼的事情。在水中,漂浮着,什么都听不到,什么都看不清。


所以堂本光一知道得比谁都清楚。


略小的、带些哽咽的声音悄悄地响起来:“可是……在岸上走路很痛……”


听着他深埋在自己怀中反复地吞咽调整呼吸整理情绪,堂本光一疼惜地握紧了拳头,却不知道自己除了陪伴之外还能够为他做些什么。


他又亲了亲他的头发低声说:“那我就抱着你走。我用我的白马驮着你走。”


堂本刚在那一小会儿的时间里已经压抑住了悲伤,他又轻又柔地叹了一声,微微分开一点距离让自己能够看到堂本光一的脸,随后坚定地对他说:“但是我想自己走。”


就算流泪也好流血也好,自己的路总是要自己去一步一步地走下去。渺小也好卑微也好,以自己的方式活下去。逃避毕竟都只是一时的,他只想在自己的茧里熬过最痛苦的时候,然后再重新上路。


他所相信的,也只是由他自己走出来的、他自己所选择的道路而已。


“那我就穿上在里面钉了钉子装了刀片的鞋陪你一起走。”


 


为你弹琴为你唱歌,为你采来最好看芳香的花朵,给你所有的笑容和温柔,这是堂本刚的爱情。


而陪你一起流汗流血流泪、无论有多少痛苦都与你共尝的,才是堂本光一的爱情。


 


水流干了,漂浮着的心脏慢慢地、稳稳地落到了堂本光一手中。


堂本刚看着他的眼睛微笑:“把钉子鞋换成走一步就拔一根头发怎么样?”


“啊啊……”堂本光一爽朗地大笑起来,“那可是比钉鞋更疼啊!心也在痛!”


两个人都放松下来,亲昵地在床上拥抱着对方。


“光一,我也爱你。”


堂本刚默默地想着,既然收下了我的心,那么就一辈子都不要想着后悔了。


随后他就听到了堂本光一狂跳着的心脏对他说:


【不会的。永远都不会。】


堂本刚心满意足地笑起来。


这是只属于他们两人的默契。


 


 


 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没有任何时间点,这只是一个他剪了头发之后的普普通通的夜晚。


一个感觉心情稍微有点不好的夜晚而已。


能够听到彼此心里的话就是两个人最大最美好的默契了。


以及……我真的觉得,个人觉得啊,“一切都会好的”这句话对于说者和听者来说都过于无助了。


不如说我们会永远陪在他身边跟他一起面对。无论发生了什么,爱总是会不会变的。


……我只要一写现实向就会崩坏成这样……KK也是缀恋也是ORZ不过为了拯救我的肾姑且先这样写点别的……_(:з」∠)_


 


写到中间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一首每每都能听到热血沸腾的歌,摩天楼opera的《ニューシネマパラダイス》,大家有空不妨听一下。下面是一小段歌词(和渣翻)原本想拿它当做题目,但是总觉得口不对心……天堂电影院什么鬼hhhh


……
后で悔やむこと それだけはしたくないから


【唯独不想事情过后才后悔】
私が信じた未来は私が选ぶ私の道


【所以我所相信的未来是我自己选择的、只属于我自己的路】
自分に合う人が正しくて 自分の存在を作ってた


【合自己心意的人便是对的,就这样塑造着自己的存在】
滑稽でわがままで身胜手な 人间らしい生き方を 演じることない生き方を  小さな私であることを否定しない


【滑稽又任性地、以人类的方式不加遮掩地活着,不去否认自己的渺小】


 


ああ なんて爱しい私の人生 爱された喜びばかりが残る


【啊啊,我的人生多么令人欢喜,留下的全部都是被爱的喜悦】
见苦しくもがいた 声を上げ泣いた すべてを投げ舍てて私は生きた


【有过挫折、放声大哭过就把一切抛开继续活着】
ゴールがあるのなら 两手を广げよう 私の幸せはここでおしまい


【如果人生也有终点,那就张开双臂迎接吧,属于我的幸福将到那为止】

摘纪录:

即使以为自己的感情已经干涸得无法给予,也总会有一个时刻一样东西能拨动心灵深处的弦,我们毕竟不是生来就享受孤独的。
——《百年孤独》马尔克斯


感谢推荐

more and more:

我来用旧图凑贺图祝各位节日快乐!
是所有签绘里唯一一张彩色的(随机塞)好喜欢这本nonno里的羽毛西装

今天又上班又买菜又包货发货真的非常妇女了……

谢谢lofter大大!笔芯!!

大晚上的,睡不着,辗转反侧。听着歌起了兴致,分享网易云不行,微博不行,回到lofter给我屏蔽了。。。郁闷,大概今晚要失眠了

阵亡了

more and more:

RD一个舔舌使疯狂加班的我激情摸鱼